抗戰名將左權的故事三則
勵志故事網 > 名人故事 > 左權
分享到

抗戰名將左權的故事三則

抗戰名將左權的故事三則

故事一:家書故事

在山西,有個左權縣,縣里有一首歌,傳唱了幾十年,起首便是:將軍出醴陵!

“名將以身殉國家,愿拼熱血衛吾華。太行浩氣傳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這是朱德為左權寫的悼念詩。自從1923年,將滿19歲的左權離開醴陵,去往廣州后,將軍便再沒回過家鄉,為何?穿越70多年歷史風塵,從左權寫給家鄉叔父左三銘的這封回信中,完全可以知道答案。

抗戰名將左權的故事三則

“從你信中我已敬悉一切,短短十余年變化確大。不幸林哥作古,家失柱石,使我悲痛萬分。”當時,左權的哥哥逝世不久,但左權依然不能回來,對此,他從未在信中試圖解釋,只接著說:“叔父,我雖一時不能回家,我犧牲了一切幸福為我的事業奮斗,請你相信我這一道路是光明的、偉大的,愿以我成功的事業報你與我母親對我的恩愛,報我林哥對我的培養!”

由此可見,左權認為自己只是“一時不能回家”,暫別醴陵,等到革命事業成功之時,他才會也才能回家。

家書,一頭是醴陵,一頭是動蕩不安的烽煙戰場。崢嶸歲月里,左權將軍寄到醴陵給母親、妻子及叔父的家書,是那個年代歷史的最好注解。

1942年5月25日,八路軍總部被日軍合圍。做為八路軍的高級將領,左權放棄了一切個人突圍的機會,舍身取義,盡忠職守。左權的母親一直不知道兒子已經血戰捐軀的消息。大家都有意地瞞著她,怕年邁的老人一下子承受不了失子的打擊和創痛。1949年夏至,在左權犧牲7年后,人民解放軍揮師湖南時,朱德指示路過左權家鄉的部隊派人繞道醴陵看望英雄的母親。

當進入醴陵的部隊高唱《左權將軍》之歌,派人慰問時才告訴老人家:“左權沒有回來,我們都是您的兒子。”老母親這才知道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兒子已為國捐軀7年了。她略顯蒼白的臉上掠過一絲苦痛和失落。但是,堅強的母親沒有慟哭,很快,老人便恢復了平靜的神情。也許她從遠遠的記憶里瞬間找到了安慰與理解:早在1937年9月18日晚,左權在山西稷山縣給叔父左銘山寫的那封信:“我犧牲了我的一切幸福為我的事業來奮斗,請你相信這一道路是光明的、偉大的,愿以我的成功的事業報你與我的母親對我的恩愛……我今日即在上前線途中。我們將以游擊運動的姿勢,出動于敵人之前后左右各個方面,配合友軍粉碎日敵的進攻。我軍已準備以最大艱苦斗爭來與日軍周旋……沒有堅持的持久艱苦斗爭的精神,抗日勝利是無保障的。”

左權家書向我們展現了一個真實的左權,讓人們看到抗日戰爭時期真實的歷史。一封封泛黃的家書,雖有些字跡模糊,字里行間記錄的卻是左權對家人、國家濃厚的愛。

1982年,時任山西醫學院黨委書記的左權妻子劉志蘭給在京的女兒左太北寄來一包珍貴的文物,里面有11封40多年前左權寫給家人的親筆信。劉志蘭在給女兒的信中說:“對你父親的思念讓我流淚了……你父親這樣一位好同志的殉國,不僅是對我們家庭的、也是黨和國家的巨大損失。總之,他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非常寶貴的。”

疼妻愛女的左權曾在信中以決絕的口吻交代妻子:“我雖如此愛太北,但如果時局有變,你可處置太北[lizhigushi.com]。”“處置”即送人寄養。深愛父親的左太北多次說,父親準備隨時犧牲自己的親骨肉,這絕不是說父親無情,而是共產黨人個人情感服從革命事業的具體體現。父親作為高級將領,關鍵時刻舍生取義,戰場捐軀就是明證。

故事二:堅定向前

1905年3月,左權出生在湖南省醴陵市新陽鄉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他歲半喪父,幼年生活艱辛,又目睹民國初年軍閥混戰,災禍頻仍,人民掙扎在死亡線上,因此少年時代就懷有改造社會的壯志。

1922年,左權考入醴陵縣立中學讀書,積極尋求救過救民的真理,決心為改造社會變革現實而斗爭,他說:“創造社會農人有責,改造社會農人亦有責,我是農人的子弟,責任更大。”

1923年底,左權離開醴陵赴廣州。1924年2月,他考入廣州陸軍講武學校,11月轉為黃埔軍校第一期。1925年,由陳賡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隨黃埔軍校教導團,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討伐軍閥陳炯明的第一次東征,6月回師廣州后,又參加了平定軍閥楊希閔、劉震寰的叛亂,擔任軍部警衛連連長,初立戰功。

1925年11月,左權因學習、戰斗表現突出,被選派到蘇聯留學。1930年,他奉調回國,隨即由黨中央分配到中央革命根據地紅軍中工作。在離開上海時,他給家里寫信道:“我雖回國,卻恐十年不能回家,老母贍養托于長兄,我將全力貢獻革命。”這年7月,擔任紅軍軍官學校第一分校校長的左權,隨軍北上江西,進攻長沙,途中經過醴陵黃茅嶺家門口時,看見侄女左樹碑站在路旁觀看,將一枚銀元放到侄女手中,又堅定地邁著大步向前走去。

故事三:迎著炮火前進

日偽軍發覺了八路軍分路突圍的意圖,迅速收縮合圍圈,并將一簇簇炮彈砸向密集的人群,給突圍的人們造成了極大的混亂和恐慌。面對這一極度危險處境,左權一邊鼓舞士氣,一邊迅速督促彭德懷趕快轉移。他說:"你的轉移,事關重大,只要你安全突出重圍,總部才能得救。"彭德懷關注著仍圍在合圍圈里的大批戰友、同志,坐在高大的馬背上就是不挪動。左權急了,以強硬的口氣命令唐萬成:"連人帶馬,給我推!"彭德懷被感動了,揮起馬鞭,在警衛戰士的掩護下,向西北方向疾馳而去。目送彭德懷離去后,左權又奔向司令部直屬隊,繼續指揮著大隊人馬的突圍行動,他的身體這時已虛弱得很厲害,但仍然盡全力招呼著每一個人。午后2時,在十字嶺高家坡,利用短暫的休整,左權用嘶啞的聲音激勵著已極其疲勞的隊伍:"同志們,盡管敵情嚴重,大家不要慌。我們要勝利,就得一齊沖。一齊沖就要聽從指揮,只要沖過前面一道封鎖線,我們就安全了。"盡管突圍形勢愈加嚴峻,左權仍然要求警衛戰士"要警衛總部機密,要保護電臺,保護機密材料,保護機要人員!"并立即采取措施,將身邊的參謀人員、警衛戰士分散到電臺和機要人員中去。

當左權交待完上述任務后,突然覺得有人拉住了胳膊,他一看是唐萬成,感到很驚奇,剛才不是安排這位警衛連長去保護彭總突圍的嗎?怎么小伙子又轉回來了呢?當唐萬成告訴他"彭總已沖過封鎖線,現在你快跟我走吧!"左權拒絕了,堅決命令唐萬成趕快去追上彭總。在他看來,彭總的安全遠比自己的安全重要,這涉及到八路軍的榮譽啊!現在自己的職責就是指揮突圍。看著身為八路軍副總參謀長的左權將軍,拖著虛弱的身子像普通戰士一樣在炮火中奔跑,唐萬成實在不忍心,他執拗地緊緊攥住首長的胳膊不放。左權氣極了,拔出左輪手槍,喝令道:"你要懂得,要是彭總有個三長兩短,我要槍斃你!"唐萬成只得松開手,掉轉身朝彭總突圍的方向趕去。太陽偏西了,日軍的炮火依然很猛烈。

河南泳坛夺金481安卓